• 纪检组长拒捕涉腐老板“自证龌龊” 2019-09-19
  • 国地税正式合并!一文读懂来龙去脉 2019-09-10
  • 人民网评:用法律致敬英雄烈士 2019-08-30
  • 世界杯开赛以来最大一单:外卖小哥送300瓶啤酒驰援球迷Party 2019-08-30
  • 你在人民网上公开辱骂爱因斯坦是“极度残脑”,这是不是“客观事实”? 2019-08-24
  • 中国电视剧走过60年 用百姓故事勾勒心灵画卷 2019-08-24
  • 这就是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2019-08-21
  • 在他帖子里的勤劳就是对人民的麻痹剂 2019-08-21
  • 德摄影师用镜头展现世界各地绝美风光 2019-08-16
  • 你不看文章的内容吗? 2019-08-15
  • 第535期:草莓被评“最脏水果”?!真OR假 2019-08-08
  • 不承认“九二共识”必然伤害台湾同胞利益 2019-08-02
  • (两会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员会主任简历 2019-08-02
  • 科大讯飞拟募资金约36亿 加码人工智能 2019-07-28
  • 莫用“安保”挡了巡视组的路—顾仁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7-26
  • 翻页   夜间
    体彩排列7 > 嫌贫爱富(科举) > 130.全文完结

    体彩排列7 www.la-v7.com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www.la-v7.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三十章  全文完结(谢谢各位小天使的陪伴, 因为有你们才有了此文)

        蔡思瑾和周水静游历了九年之后,他忽而想到上辈子张思晨是死在他六十八岁、自己七十岁的这一年的, 掐指一算, 只剩一年了。

        蔡思瑾叹了口气,对周水静说道:“静儿, 我们这九年已经游历了大晏朝的很多地方,看过了很多风景。近来我有些想家了,要不然我们回边西省蔡家村去吧?!?br/>
        周水静点了点头,最近一年来,父母和公婆的家书之中都说老人们身子骨大不如前了, 虽然还没有到卧床不起的地步, 然而毕竟他们年纪大了,还是回家去与他们多相处的好,若不然子欲养而亲不待, 岂不是让人心头大痛?

        她此生得夫君相伴, 如此有见识, 如此洒脱、如此有成就, 已经是不悔了。这九年来, 她们夫妇二人攒了不少手稿, 若是好好整理一番,怕是能直接出好几本《静思文集》呢。

        就这样, 蔡思瑾夫妇二人回到了边西省平江县蔡家村, 侍奉老人, 与张思晨夫妇成了邻居, 一边整理小夫妻二人的手稿,一边也抽时间出来在蔡氏族学内上课。

        蔡仲迩如今年纪老迈,已经不太能讲课了。如今蔡氏族学里面最有名的夫子却不是姓蔡,而是姓张——乃是张思晨是也。

        蔡思瑾回来之后,张思晨还打趣他说道:“总算来了个姓蔡的,要不然我都想把你们这个‘蔡氏族学’的牌匾换掉,改成‘张氏族学’了?!?br/>
        蔡思瑾闻言笑着说道:“那也不错啊,要不改成‘蔡张族学’怎么样?那样就两边都平衡了?!?br/>
        可是谁知张思晨闻言之后脸上的笑容淡了,他说道:“算了吧,我刚才只是开玩笑,随口那么一说的。张氏族人就好比水蛭一般,若是这个学校沾了半点儿‘张’字,日后你可有得烦呢。再说了,我张思晨除了姓张之外,哪里还受过张氏的恩惠?我倒是恨不得自己是姓蔡的呢?!?br/>
        蔡思瑾闻言叹息一声,他是知道张思晨的心结的,便不再提及张思晨的那些族人,只与他说些旅途的见闻,与他说些从朝廷邸报之中看到的趣事,张思晨复又开怀起来。

        蔡思瑾打趣到:“清源贤弟,以前你可不会这么容易就情绪外露啊,怎么现在喜怒哀乐这么明显???”

        张思晨也笑着对蔡思瑾一拱手,说道:“致知兄,小弟现在都已经致仕了,只不过是个糟老头子,还那么费神隐藏自己的情绪做什么?又不需要再与谁争斗了?那些张氏族人对我而言都是些小鱼小虾,我讨厌他们便是讨厌他们,不愿意给他们好脸色,也不怕得罪不起他们!”

        蔡思瑾叹了口气,真难得张思晨也有这么洒脱的时候,他问道:“回乡做教书先生的这些年,你快活么?”

        张思晨露出了一个笑容,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说道:“自然是快活的,我觉得比我在朝堂之中都要快活。对了,致知兄,你的《静思文集》什么时候出版,也送我几本看看呗,让我足不出户也能看看大晏朝的秀美风光?!?br/>
        蔡思瑾点了点头,暗中加快了出书的进度,书一付梓赶紧拿来给张思晨看。虽然张思晨现在身体一点儿问题也没有,但是蔡思瑾总是有些忧心他是否大限将至。

        不过,这辈子他并没有担任首辅,或许不会像上辈子一样怒急攻心,说不准还能多活几年?事实也是如此,张思晨顺利地渡过了他六十八岁那个坎,还奇怪那一段时间蔡思瑾为什么总是盯着自己?

        待那之后,蔡思瑾松了口气,看来很多东西还是可以改变的,他整个人也变得从容了很多。他整日里要么就是在族学里面教学生,要么就是和媳妇儿一块聊天,要么就是去找张思晨这个老友聊天,晒晒太阳,日子过得很惬意。

        是的,老友。

        这么多年过去了,经历过这么多事,蔡思瑾终于对“前世”那个张思晨释怀,不再将今世的张思晨与他混同在一起,真正视今生这个张思晨为老友了。

        这一天,蔡思瑾正躺在床上晒太阳呢,迷迷糊糊之中忽然听闻管家蔡狗三说道:“二少爷,老爷还在院场上午睡呢,可别吵醒了他?!?br/>
        “哎呀,爹怎么还能睡得着???都火烧眉毛了?!?br/>
        蔡思瑾朦胧中出言问道:“狗蛋啊,是你吗?你回来了?”

        睁开眼睛之后,发现果然是自家小狗蛋蹲在躺椅边上,蔡思瑾笑着摸了摸狗蛋的脑袋,觉得自己果然是在做梦,若是狗蛋真的来了,哪里准自己叫他狗蛋,还不得炸毛,喊道:“我叫蔡颖彦、蔡颖彦!”哪儿能像现在这么乖。

        可是没有想到狗蛋竟然开口说话了,问道:“爹爹,我上个月给你寄的家书你收到了没有?还随信附了一本书呢,你看了那本书没有?”

        蔡思瑾点了点头,说道:“看了啊,写得挺有趣的,不错不错,难为狗蛋你给爹爹找乐子了?!?br/>
        “不错!爹你竟然还觉得不错!”狗蛋这次真是炸毛了,立马就跳起来质问蔡思瑾,蔡思瑾这才清醒了很多,觉得自家儿子狗蛋约莫真的回家来了。

        可是现在才十月份呢,中秋早就过了,过年还远着呢,这不年不节的,狗蛋不好好在京城里当他的礼部尚书,回乡来找自己这个糟老头子干什么?

        狗蛋不可置信地问道:“爹你真看那本书了?该不会是你偷懒没有看吧?你给我说说里面都写了些什么?你怎么会觉得写得不错?”

        蔡思瑾笑眯眯地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当然看了啊,我还是和你娘一块儿看的,也把她逗得乐得不行了。不就是有人编了个故事,写着有个姓蔡的书生不学无术,可是他命好娶了一个聪明的娘子,叫马什么的,然后他的娘子女扮男装去替他考来了一个状元,还作为他的师爷帮他断案什么的,很厉害呢。

        好像那个书生日后还做了丞相吧,都是他娘子的功劳。书写得还挺好看的,我和你娘都看得挺乐呵的,说这个故事要是变成戏曲的话肯定会有很多人爱看的,大家都喜欢看这样女扮男装考状元的故事,不是有出折子戏叫做女驸马么?这个要不就叫女状元,或者是女丞相?”

        蔡颖彦皱眉问道:“爹,你就不觉得憋屈得慌?就不觉得是有人故意写书影射你?觉得是对你的一种侮辱?”

        蔡思瑾皱眉,问道:“和我怎么像了?唯一一点像的就是那个书生姓蔡好不好?我夫人姓周又不姓马,我考中探花又没有考中状元,还有啊,丞相的位置都废除了,我就是做了首辅而已啊?!?br/>
        蔡思瑾摸了摸胡子,和自己前世的情况倒是有那么几分想像呢,可惜前世的自己只考中了举人,做官也不甚厉害,只到了从三品,与这个更不一样了。

        “我的亲爹??!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本书是在影射你,骂你不学无术,怀疑你这个探花是娘亲女扮男装去考出来的好不好?这样的书你说该不该禁了?”蔡颖彦这下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了。

        蔡思瑾摇头说道:“那可不行,这和我都八竿子打不着呢,怎么能说禁就禁了?再说了,这种书的出现是好事啊?!?br/>
        蔡颖彦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说道:“这书这么抹黑你,竟然还是好事?”

        蔡思瑾笑眯眯地说道:“你难道没有发现这本书的主角其实是那个蔡马氏吗?又不是那个姓蔡的书生,姓蔡的书生只是一个配角而已。一个女子若是能有蔡马氏这样的能力,岂不是很好啊。这样的故事就该好好传开给大家看看,让大家也明白一下女子念书也不是白念的,虽然不能考状元、不能做官,但是完全可以走另外一条路,成为自己夫君的师爷,帮助夫君啊?!?br/>
        蔡颖彦颓然地坐在凳子上,说道:“算了算了,我不和你说了,看来还是皇上了解你啊?!彼低曛蟀琢俗约豪系谎?,说道:“就我一个人枉作小人!哎,我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气得不行,觉得抹黑你也抹黑娘了,然后就想把这本书禁了。尚书们议事的时候,禁与不禁的票数在三比三,最后皇上定夺。

        可是皇上却以你肯定不会禁这本书为由,投了反对票。我就是回家来想让你给皇上写封信,将这本书给禁了,哪不知你根本不介意?!?br/>
        蔡思瑾笑眯眯地对自家儿子说道:“狗蛋,你别太敏感,这么上纲上线的。我知道上次别人抹黑我的事情给你留下心理阴影了。也知道你在乎我的名声,怕我千百年后被人看成一个佞臣、一个胸无点墨的小人。

        当初我和你娘一块儿去修黄河河堤的时候带了当今皇上,没有带你,所以你不知道当时的情况。哈哈,确实当时你娘给了我好多的帮助,而且我的幕僚一直都有三个,一个是你黄文邦黄爷爷,一个是你表舅周墨江,还有一个隐藏得最深的,就是你娘啦。

        便是这本书真的是影射我,也没有写错啊,我反对干什么?你也别太小看女人,我看你媳妇儿昭儿也厉害得很嘛,你在家里难道不听她的么?”

        蔡颖彦无奈地摇了摇头,扯到自家媳妇那里了,自己还能怎么说?要是这些话落到自家媳妇耳中,自己还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他只能说道:“算了算了,我管不了你了?!彼蛋仗Ы庞?。蔡思瑾喊道:“狗蛋,既然回来了多陪你爷爷几天,他可是想死你了,你是他最疼的孙子,你在家里他饭都能多吃上几晚呢?!?br/>
        狗蛋头也不回地大声回答到:“知道啦爹!”

        蔡思瑾笑眯眯地摇了摇头,继续躺在自己的躺椅上睡觉。迷迷糊糊间,好似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好似学堂的地方。

        定睛一看,却发现里面的人都在奋笔疾书,貌似是在考试呢?可是这些人都穿着奇装异服,写字的笔也怪模怪样的。而且,他们似乎看不见自己?

        蔡思瑾凑过去看他们的试卷,上面的文字自己竟然是认得的。

        一张大卷纸上写着《历史试卷》几个字,然后前面几题是填空题:“

        1、存续时间最长的朝代是()朝,存续时间长达()年?

        2、晏朝皇帝()在()年任用首辅()开始施行新政,对我国经济建设有了巨大的贡献......

        3、废除丞相的是(),他的儿子()废除了内阁和首辅制度?......”

        后面有几题说的什么不认识,仿佛说的不是大晏朝的事情。后面还有一个论述题:历史上第一个设立“巡河御史”的朝代是哪一个?第一任“巡河御史”是谁?他做出了怎样的贡献?请对他的一生做出评价?”

        蔡思瑾忽而惊觉——自己竟然看到了后世景象!

        正当他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忽而听到一阵铃声响了,上面监考的考官开始收卷子了,学子们也出了考场对题目议论纷纷。

        甲:“存续时间最长的朝代是晏朝对吧?”

        乙:“当然!这么简单的题目你都不会做的话这次考试肯定完蛋了?!?br/>
        甲:“那存续时间是多少?我记得好像是370多年,具体几年记不清了,就胡乱填了个373年?!?br/>
        乙:“错了错了,是377年?!?br/>
        甲:“哎呀,我也想过是377年的!真是的!”

        乙:“施行新政的首辅是谁那一题你答对了么?我本来答的是谢正卿,可是后面看了一下那个论述题,又记得好像蔡思瑾也是做过首辅的,新政好像是他推行的,又把谢正卿划掉,换成蔡思瑾了?!?br/>
        甲:“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我只不过是胡乱填了一个张思晨?!?br/>
        乙:“哎呀,你肯定答错了,张思晨没有做过首辅的啊?!?br/>
        甲:“哦,我就觉得他的名字很熟悉,就胡乱填了他,我怎么记得新政改革也有他的份???”

        乙:“是吗?书里哪里说到他了?我只记得他是大教育家啊,貌似以前还中过状元啥的,和新政改革有什么关系?”

        丙:“当然有关系啦!张思晨是谢正卿的学生,当时谢正卿推行新政改革的时候张思晨可是主力军,做了好多事情,比蔡思瑾更能推动新政改革呢?!?br/>
        乙:“什么?竟然是这样的吗?完了完了,我都记混了,最后一个大题我写偏了!我还以为蔡思瑾是谢正卿的学生呢,要不然后面怎么是他做了首辅,没有张思晨什么事儿呢?”

        ?。骸笆裁词裁??最后一道大题那个人叫蔡思瑾?不是叫蔡颖彦吗?完了完了,我名字写错了,这次还能不能及格???呜呜呜......”

        ......

        蔡思瑾噗嗤一笑,没有想到到了后世之后,自己也成了名人了啊,是那种需要死记硬背平生事迹然后答题的人,岂不是类似于现在的孔孟老庄一样,自己以前考科举的时候可没少背他们的文章、生平事迹、说的话什么的,当时可是对他们烦的不行啊。

        可是自己的事迹竟然也被人这样记录,这样作为考试的内容——想想竟然还挺让人开心的!哈哈哈!

        蔡思瑾笑着醒过来了,一旁周水静无奈地看着他,说道:“夫君你这是梦到什么了?做梦还会笑醒?”

        蔡思瑾说道:“夫人啊,我梦到千百年后......”

        (全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 纪检组长拒捕涉腐老板“自证龌龊” 2019-09-19
  • 国地税正式合并!一文读懂来龙去脉 2019-09-10
  • 人民网评:用法律致敬英雄烈士 2019-08-30
  • 世界杯开赛以来最大一单:外卖小哥送300瓶啤酒驰援球迷Party 2019-08-30
  • 你在人民网上公开辱骂爱因斯坦是“极度残脑”,这是不是“客观事实”? 2019-08-24
  • 中国电视剧走过60年 用百姓故事勾勒心灵画卷 2019-08-24
  • 这就是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2019-08-21
  • 在他帖子里的勤劳就是对人民的麻痹剂 2019-08-21
  • 德摄影师用镜头展现世界各地绝美风光 2019-08-16
  • 你不看文章的内容吗? 2019-08-15
  • 第535期:草莓被评“最脏水果”?!真OR假 2019-08-08
  • 不承认“九二共识”必然伤害台湾同胞利益 2019-08-02
  • (两会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员会主任简历 2019-08-02
  • 科大讯飞拟募资金约36亿 加码人工智能 2019-07-28
  • 莫用“安保”挡了巡视组的路—顾仁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7-26
  • 乒乓球拍与乒乓球简笔画怎么画用几何图形画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带连线图中彩网 惠泽社群一尾中特 中国体彩网天津11选5 历史六合图库 浙江省福利彩票官方网 黑龙江11选5定胆技巧 排列三试机号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 大尺度双修手游 虎扑体育中国足球 11选5必出一码方法 11选5怎么玩 快乐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网站电子游艺放水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