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4-17
  • 面朝大海 习近平更加坚定“海洋强国”信念 2019-03-25
  • 朔州市农委安排部署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 2019-03-25
  • 中建一局建设世界最大规模窑址迁移保护工程 2019-02-22
  • 敷衍整改 云南昭通市垃圾污染问题久拖不决 2019-02-22
  • 翻页   夜间
    体彩排列7 > 光灵行传 > 第2605章 绝胜之于王骑 (六十)

    河北排列五:第2605章 绝胜之于王骑 (六十)

    体彩排列7 www.la-v7.com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www.la-v7.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605章绝胜之于王骑(六十)

        与此同时(?),红海的石柱林内,沙船曙光号的公共休息室中。

        "做是能做到,但要赶在明天早上做出来的话,估计有点勉强喵。"听过贝迪维尔的要求后,赛格莱德答道:"盾弓的合金盾甲片表面是略微呈拱形的,为了更有效地弹开枪弹箭矢,它有着极其精密又独特的弧度喵。要按照它的弧度精密加工月神钢盾面,让它完美贴合盾弓的弧度,估计得费一大番功夫喵。"

        简而言之这并不是赶工能够赶出来的东西。

        贝迪维尔思索了一下:"把盾弓表面的盾甲片全部拆掉,换成你做的月神钢盾甲片如何?这就不用考虑什么贴合弧度的问题了,只要确保盾弓能够正确展开、正常使用就行,盾面部分稍微粗糙点也没关系。"

        "粗制盾片的话......嗯,应该能赶得及喵。"赛格莱德思索了一下,"时间上说不定还会有余裕喵。好吧,月神钢制成的盾面我会试着做出来喵。盾弓的可动机关部分你*处理吧喵。毕竟精密机械的处理是他比较在行喵。"

        "明白了,我接下来就去找他。"狼人青年眨了眨眼,"你就专注于把盾面做出来吧。"

        "那个,贝迪维尔先生,你是打算把这个盾弓给奎格用,让他用这个抵挡约顿巨人的攻击,对吧喵?"赛格莱德边思索边问。

        "是的,怎么了?"

        "约顿巨人的攻击都是钝击,说不定还附带冰霜属性的攻击,对吧喵?"赛格莱德继续问。

        "大概......是吧?"狼人青年含糊地答道,虽然已经面对约顿巨人多次,但贝迪维尔对约顿巨人的了解并没有比赛格莱德更多。他只知道约顿巨人之前的几次袭击都没有拿武器,确实是只用赤手空拳攻击贝迪维尔他们的。而且身为所有巨人的祖先,冰霜巨人的直系祖先,约顿巨人光是挥拳就能扬起刺骨的寒冷风暴。

        "如果不用考虑贴合盾弓原装盾牌的弧度,只用我们自制的月神钢盾牌的话,我有点东西想测试一下喵。而且还得为奎格准备耐寒防冻结的靴子喵。"

        "测试可以,但是别拿奎格的性命来做测试哦?"贝迪维尔不禁担心起来。

        "放心,我只是想测试一下新造的月神硅胶海绵的冲击吸收能力和耐温变能力而已喵。"豹人青年答道,"只是在两层盾甲之间再垫一层吸收冲击和隔热防寒用的硅胶,月神钢盾面的本体强度不会变的喵。我甚至还会再增加一层盾面喵。"

        "感觉好像很复杂啊,真的没有问题吗"贝迪维尔拉长了脸问道。

        "哈哈哈放心啦喵??褚彩潜?,我们的族人,我不会坑他的喵。"赛格莱德咧嘴笑道,笑得有点敷衍。

        不靠.谱的家伙。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不赞成你们拉奎格去和约顿巨人战斗。那孩子都没怎么经历过战斗,一上来就让他面对约顿巨人这种强敌,搞不好会让他丢掉小命。"贝迪维尔继续道:"你们两兄弟到底有什么计划,非得要赶在明天去对付约顿巨人这样的强大对手?不老不死之湖的湖水效果虽然强大,但我想这肯定不是你们的真正目标吧?"

        赛格莱德沉默了一下。

        "为了沉睡在河底的财宝,之类的......?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贝迪维尔只顾分析道,"这样说来大概就是为了那片住满了伪龙的魔松树林了?是打算把整片伪龙的栖息地据为己有吗?还是说,你们想要得到猎龙者一族藏在英灵大殿里的武器库存?"

        "英灵大殿里的武器都被结界?;ぷ?,只有猎龙者一族里被承认的勇士,才有资格去碰触喵。"赛格莱德耸肩道,"但你猜的不错,这次去对付约顿巨人的其中一个目标,确实是找到更多的伪龙喵。至少再多找到一条吧,哥哥会负责照顾的喵。这样一来魔力松脂的产量才能跟得上需求喵。只靠闪银一条伪龙实在太勉强了喵。"

        "呱???"以为是在叫唤它,赛格莱德的宠物伪龙从豹人青年的兜帽里窜出,发出一下略可爱的叫声,有点像小奶猫在叫。

        "不是在叫你,回去继续睡觉吧喵。"豹人青年摸了摸小蜥蜴的脑袋,

        "呱啊啊~"伪龙在赛格莱德的脸颊上蹭了几下,然后一脸高兴地又钻回去睡懒觉了。

        这家伙其实也就和赛格莱德相处了半个月左右,没想到已经和豹人青年如此亲近了。是赛格莱德很懂得照顾小动物,还是说他身上的"森林气息"能够吸引伪龙呢?贝迪维尔这才想起赛格莱德最近一直在绿植区里露营,甚至不回自己的房间里睡觉,几乎每天都睡在帐篷里。他还花费极长时间从魔松树林里取树液,熬制松脂。豹人青年大概是故意和这片松树林"同化"了,他现在浑身都散发着松脂的香气,一股松木味。

        以松树林为家的伪龙嗅到这个熟悉的味道,大概以为赛格莱德是一颗行走的魔松树,是他们的?,不亲近他才是怪事?

        赛格莱德在曙光号上建立绿植区,还打算在[死者之城]里更大范围地建立种植园,是打算让更多的伪龙在那里面生息吗??墒俏绷枰删坏乃床拍艽婊?,曙光号内的食用水是抽提红海的海水再进行净化来实现的,[死者之城]的种植园又该怎么取得大量净水呢?那可是沙漠的正中央吧?即使开凿人工湖,水源的引入也是个问题???

        "船长大人。"伊芙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贝迪维尔的思绪:"有联

        您的加密通信。"

        "谁?"贝迪维尔一时间没想到到底是谁会在这种时候找他。

        "对方自称为[长老]。"伊芙道。

        "哦。"狼人青年恍然大悟,"我到船长室去。把线路接到那边吧。"

        "遵命,船长大人。"

        在贝迪维尔的船长室里,确保舱门关闭,通信不会被窃听以后,狼人青年才打开通信线路:"是你吗?"

        "是我。"线路的另一头响起冒牌的卡特兰长老的声音:"我已经按指示到达了你所说的死者之城,现在给你报个平安。"

        "你是怎么做到的?大不列颠那边有技术人员给你留下通信器材吗?"贝迪维尔不禁纳闷。他记忆之中死者之城那边应该是个荒废已久的补给站,除了[植物]之外基本什么都不会有。

        "不,这边有一群奇怪的魔像在游荡。当我问它们有没有办法和外界取得联系时,它们给了我一只通信用的圣甲虫魔像,然后就连接到你这边来了。我还以为这是你的安排呢。"

        "才没有。伊芙......?"

        "因为本船已在补给站登录,激活了补给站部分辅助功能,且可以和站点进行加密通信。"船的人工智能导航系统答道。

        原来如此。古代神人族自己建立起来的通信网络吗。

        贝迪维尔眨了眨眼:"但你也真大胆啊,我明明叫你保持低调躲一段时间,你却刚到死者之城就用通信器材联络我。就不怕兄弟会的人追查到这个通信,知道你还没死,过去追杀你吗?"

        "我已经不是长老了,这条贝戋命也丝毫不再有价值,能苟活一天就算是一天吧。如果兄弟会的人还打算杀我,就让他们杀好了。"

        总觉得这家伙已经在各种意义上放弃了挣扎。

        但他从潘神洞窟里逃出来了,而且也有依照贝迪维尔的指示到达死者之城。光从这两点看来,这家伙还是有一定求生欲的。

        问题就在于,他是否会在不该放弃的时候轻率地放弃。

        因为知道自己只是个人造人,就认为自己的身份卑贱吗。总觉得是个让人极不舒服的逻辑。

        "说回来我还没有向你道谢。"卡特兰又说,"那时候就连我自己都认为自己没救了。你却用那神奇的水滑石流体帮我取出了在心脏附近即将炸裂的酸液爆弹,而且没有因此而杀伤我。你明明可以杀死我,也可以对我见死不救的,你却选择了最麻烦最凶险的道路,就为了救我这种人的性命。

        我在这一生中见过无数冷漠无情,只为自己不顾他人的家伙;

        也见过无数伪善的家伙,表面上露出慈善家的嘴脸,暗地里却以此牟利。

        相比起来,你不图回报,为了救一个卑贱的人造人,甚至愿意把自己也置身险地。你早已比世界上大部分人都要高尚。"

        "你也是啊,卡特兰。"贝迪维尔却说。

        "我是?"

        "你明明可以一个人从兄弟会的基地里悄悄逃出来的,却冒着成倍被发现和追捕的风险,把乔纳森那孩子从兄弟会的掌控之中救走。

        你明明并没有这样做的义理,却如此行动了,是因为乔纳森是你的同类,是个人造人吗?

        是因为他只是个孩子,你无法看到一个孩子陷于险境而坐视不理吗?

        也许二者皆是,但这绝不是全部的理由。

        事实就是,你们人造人和真正的人其实本质上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你们或许最初被定义为[工具]或[机械]而被制造出来,行工具所行之事。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们之中的一部分人被世界所改变,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工具人了?;岛腿俗畲蟮牟畋鹪谟赱同理心]。拥有了同理心的你已经不再是[机械],而必须被当作一个[人]那样地被尊重。

        我救的可不是一个区区的人造人。我救的不是一件工具,一具器械。我是在救[人]啊,卡特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4-17
  • 面朝大海 习近平更加坚定“海洋强国”信念 2019-03-25
  • 朔州市农委安排部署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 2019-03-25
  • 中建一局建设世界最大规模窑址迁移保护工程 2019-02-22
  • 敷衍整改 云南昭通市垃圾污染问题久拖不决 2019-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