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口商品要重视商标权保护 2019-10-19
  • 河南女教师护学生被撞身亡 4000多人参加追悼会送她最后一程 2019-10-16
  • 试想;【微生物】如果都被【转基因】给破坏得没有了,那么地球的这个【微观世界】还会有【生物】存在吗。。。?[福尔摩斯] 2019-10-03
  • 回复@海之宁:所以那时候跟着混的人很多!反正又不是自己的,搞好了也没啥好处,搞砸了也不会挨罚…… 2019-09-25
  • 北京:非京牌车要管起来 新政即将推出 2019-09-25
  • 纪检组长拒捕涉腐老板“自证龌龊” 2019-09-19
  • 国地税正式合并!一文读懂来龙去脉 2019-09-10
  • 人民网评:用法律致敬英雄烈士 2019-08-30
  • 世界杯开赛以来最大一单:外卖小哥送300瓶啤酒驰援球迷Party 2019-08-30
  • 你在人民网上公开辱骂爱因斯坦是“极度残脑”,这是不是“客观事实”? 2019-08-24
  • 中国电视剧走过60年 用百姓故事勾勒心灵画卷 2019-08-24
  • 这就是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2019-08-21
  • 在他帖子里的勤劳就是对人民的麻痹剂 2019-08-21
  • 德摄影师用镜头展现世界各地绝美风光 2019-08-16
  • 你不看文章的内容吗? 2019-08-15
  • 翻页   夜间
    体彩排列7 > 这里有妖气 > 第713章 阴阳梯(二合一)

    河北排列期开奖结果:第713章 阴阳梯(二合一)

    体彩排列7 www.la-v7.com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www.la-v7.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纣市。

        当方正进入“挂羊头卖狗肉”的假书店时,他已经了解到在他离开这段时间里的基本情况。

        左千户的店里。

        左千户并不在。

        就如冥店和玉器店一直大门紧闭,福先生、燕赤霞都不在老街一样。

        此时,方正才终于知道。

        张屠夫自从前往虓市主持大局,负责搜寻,猎杀上一代老邪灵,张屠夫就一直未曾回纣市。

        甚至就连福先生、燕赤霞、都教头等人,也都相继前往虓市,杳无音信。

        这些天来,一直只有左千户镇守在纣市。

        就在方正来到老街前,就连左千户也刚刚离开了纣市,前往虓市寻找几人失踪的线索。

        与此同时,方正也知道了,为什么衣衣从不在视频通话中,跟他谈起这些事,是左千户让衣衣不告诉方正的,不想让方正在国外分心。

        至于川谱羊为什么会出现在纣市。

        川谱羊一说起这事,脸上很拟人化的出现忿忿表情。

        “放羊娃,上次在福地里,俺老羊吃了闷亏,一直疗伤了一个月左右,才终于疗养好伤势,整整一个月都没出过门,这可把俺老羊给憋坏了,俺老羊心想着一定要把失去的一个月自由给玩回来,俺老羊刚顺路经过纣市附近,心想着顺路探亲,来看看放羊娃你,顺便来看看小侄女?!?br/>
        按照川谱羊所说,它刚来到纣市,就看到衣衣在扫大街,这头暴脾气的山羊,还未了解情况,就直接抬起羊蹄子,对着左千户后脑勺就是一个偷袭。

        至于后面的战局,川谱羊没告诉方正。

        但方正看着川谱羊老老实实留在左千户店里,不用想也知道最后的结果了。

        随后,川谱羊才知道这一切都是误会,衣衣为了等来福先生、燕赤霞,每天都会自愿扫冥店、玉器店的门前落叶。

        等待福先生他们归来。

        这也就是为什么,方正刚才来到老街时,看到抱着与身形不符扫帚的衣衣,在冥店门前扫落叶。

        川谱羊见衣衣这么懂事,它这位做长辈的,自然不能当着小孩面偷懒。

        于是就有了一只羊角挂着水桶,一只羊角挂着抹布,给左千户店里打扫卫生,在小孩面前起表率带头作用。

        “放羊娃,你这人虽然长得又怪,形象又失败,又有点神撮撮和短命鬼像,但俺老羊发现,你在境界上的进步,简直就跟日电扇一样快!”

        “妈卖批的,一个月前你拳头揍在俺老羊身上,连蚊子叮都轻,一个月不见,你拳头揍在俺老羊身上,已经勉勉强强达到蚊子叮的程度!”

        川谱羊那只磨盘大羊脸,有些吃惊的看着方正。

        方正脑门垂下几道黑线。

        这是在夸他?还是在损他呢?!

        方正当即抬起一只脚踹向川谱羊:“别在小孩面前说脏话?!?br/>
        无缘无故被踢一脚,羊也是有脾气的,川谱羊本来正要发作,可听到方正的话后,嘴巴里的屁直接憋回了肚子里,那张山羊脸,朝衣衣憨憨一笑。

        其实,衣衣还小,并且不能听懂川谱羊的方言吐槽,不过从小的环境很重要。

        就如邓伟人曾说过的一句话,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这个时候,川谱羊抬头看了看店外的夜色,不正经的羊脸上,神色难得正经了一会:“按照时间来算,他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抵达虓市那边了?!?br/>
        闻言,方正也是面色肃然了下。

        方正知道,川谱羊口中的他,正是指左千户。

        按照川谱羊所说的,左千户是在得到他回纣市的消息,才在不久前离去的。

        “放羊娃,你赶紧跟俺老羊说说,这次你去暹罗国的福地,都有什么收货?”

        “听说暹罗有那什么表演,放羊娃你应该不会作死的背着弟妹,真的有跑去看了吧?”

        川谱羊换上兴奋八卦脸,连忙催问向方正。

        结果回答川谱羊的,是方正的一脚。

        不要在小孩面前说少儿不宜话题。

        不过很快,方正想起来一件事。

        左千户一直神神秘秘跟他说,等他回来,外交部给他准备了一份神秘大礼包??上衷谧笄Щё?,那这份外交部神秘大礼包究竟是什么?

        一想到张屠夫、福先生、燕赤霞、左千户相继杳无音信,就连教官之职的都教头也都跟燕赤霞一起随同,前去寻找下落不明的张屠夫几人,方正心中微微叹一口气,两眼里有一抹担忧。

        涉及到福先生、张屠夫那个层次,凭他现在的实力,也只能干等着。

        希望福先生他们能平安无事归来吧。

        方正看了看夜色已不早,老神棍估计已经打烊回去,只好等明天早些时候再去大学城的算命馆看看老神棍情况。

        这一夜,方正一直留在左千户店中,没有去大学城,也没有回小区,他跟川谱羊彼此诉说着过去一个月的经历。

        ……

        不管在世界的哪里,总有光明所照耀不到的黑暗角落。

        张永茂睡得很沉,很沉。

        原本睡得很沉的他,半夜里被沉重感和窒息感惊醒,呼,猛的掀开捂住脑袋的被子,原来是被子盖住了脑袋,导致窒息惊醒。

        “哈呼,哈呼……”

        张永茂大口大口喘气,感觉身上冰凉凉一片,一摸额头和后背,都是汗水,看着湿气的手心,坐在床上的张永茂,一时有些心有余悸。

        还好他及时醒来。

        听说窒息缺氧的人,会越睡越死。

        不过还好他及时惊醒过来。

        只是张永茂有些奇怪,他记得自己明明露出脑袋睡觉的,怎么睡着,睡着,最后拿被子捂住了脑袋?

        就连什么时候捂住脑袋的都毫无印象。

        张永茂之所以那么肯定,自己睡前是露出脑袋睡觉的,是因为现在正值最闷热的夏季,只有怕热的,没有嫌冷捂住脑袋睡的。

        “难道是我半夜睡太凉,最后拿被子捂住了脑袋继续睡?”

        惊醒后的张永茂,暂时没了睡意,打算下床倒杯水喝,这越来越严重的温室效应,每年的夏天都在一次次打破历史最高温度记录,刚才捂着脑袋睡觉,让他嘴巴干燥。

        呼!呼!

        房间里那台有些泛黄陈旧的电风扇,如提线木偶般机械的一遍遍摇摆着头,推开的玻璃窗后,又有一层纱窗,希望能尽可能的吹进来些夜色凉风。

        哗啦!

        当张永茂经过窗台边时,窗帘莫名剧烈狂舞了下,可房间里明明没有感觉到一点风,窗外也没有夜风吹进来,就是在这种诡异平静下,窗帘再次莫名狂舞了下,仿佛窗帘后藏着一个人在拨弄窗帘。

        呼!

        张永茂猛的掀开窗帘,窗帘后哪有什么人,只有空荡荡的一面老房子白墙。

        那老房子白墙因岁月的关系,已经有一点泛黄,发霉。

        见窗帘后没人,张永茂下意识轻吐出一口气,他刚要准备放下窗帘,转身离去继续去倒水喝,可猛然的!

        张永茂身子一僵,停在原地,两只眼睛瞪大,死死盯着纱窗方向!

        纱窗外的夜,十分的浓黑,又格外安静,仿佛房子外有一层什么东西挡着,看不真切远处黑夜里的建筑物轮廓??烧獠皇钦庞烂兜脑?,他看到自己家的纱窗,竟被推开了一条缝隙。

        可张永茂记得很清楚!

        他睡觉前明明有锁死住纱窗的!

        因为他以前就有过忘记关纱窗,后来楼上家宠物猫跑到他家中的情况发生,那次他睡到半夜,听到屋里有动静,还以为是家里遭贼了,那一晚人吓得不轻。

        所以,他今后就养成了一个习惯,睡觉前就一定会检查一遍窗户是否有锁紧。

        “怎,怎么回事,我又是被子捂着脑袋睡觉,又是家里纱窗像是被人推开一条缝隙,到底是我忘记了,还,还是家里进贼了?”

        张永茂紧张,慌忙打开家里的所有灯。

        人都有趋光性,看着家中每一个角落都被灯光照到,张永茂这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了些。

        接下来,张永茂走向窗台边,检查了下窗台,窗台上并没有鞋印或手指印一类的痕迹,初步排除家里进小偷的可能性。

        啪!

        咔哒!

        张永茂推上纱窗,并把锁扣反锁死。

        “或许,真的是我忘记了吧…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人很容易犯困,也许是跟昨天那个……棺材有关?”

        “这两天人的精神时常容易恍惚,注意力不集中,经常听老一辈人讲,棺材是阴气最重的地方,是最容易藏污纳垢的地方…要不明天找家寺庙拜拜……”

        张永茂刚想到这,砰砰砰!

        砰砰砰!

        他住的房子门外,突然传来连续很用力的敲门声。

        “在吗?”

        “请问有人在吗?”

        那是一个很年轻女人的声音。

        “谁,谁?”

        原本在半夜里就有些疑神疑鬼的张永茂,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力敲门声,吓了一跳。

        “在吗?”

        “请问有人在吗?”

        可门外的女人声音,还在重复着,仿佛并未听到张永茂的询问声。

        然后是砰砰砰的用力敲门声,继续在响着,门外的女人一边用力敲门,一边朝屋子喊着。

        张永茂有些生气了。

        “敲,敲,敲,你这是敲门,还是要砸我家门,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来砸我家门?你再敲我家门,我真要报警了!”

        然而!

        砰砰!

        砰砰砰!

        门外女人的敲门声还在继续。

        就像是根本没听到屋子里传出的声音。

        说来也是奇怪,这边这么大的动静,周围邻居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来查看情况的,门外就只有女人不停的用力敲门声,没有其他邻居的开门声、说话声、脚步声。

        在又敲门了会,门外女人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

        张永茂就这么安静站着。

        脸上表情有些紧张的死死盯着大门,手里抓着的手机,已经拨出“1”,“0”两个数字,手指一直停在数字键“1”上没落下。

        张永茂竖起耳朵细听,门外的确是没了声息,仿佛门外一直用力敲门的年轻女人,真的已经离去。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张永茂终于确信,门外的敲门女人已经离去,他刚要放下手里的手机,原本静谧的门外,再次响起那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没有人在家吗?”

        “那我要进来了哦?”

        “我真的要进来了哦?”

        “呵呵……”

        门外女人的声音,带着一种诡异语气的轻轻笑声,听在张永茂的耳里,头皮有种触电般的寒冷。

        张永茂想也不想,人急急忙忙跑向门口位置。

        “刚才光是敲门都那么用力,那个女人该不会真要砸门进来吧?!”张永茂脸上表情紧张准备用身体抵住门,防止外面的人真的要砸门进来。

        “你是谁?”

        “你到底是谁?”

        “你是不是认错门了,我们并不认识,你为什么要一直敲我家的门!我真的要报警了!”

        张永茂朝门外喊道,企图以此吓退门外的女人。

        与此同时,张永茂手中的手机拨出按键,准备报警。

        咔哒!

        忽然,屋子里传出一声轻响,好像是窗户锁扣翻转的声音。

        然后是咔,咔,咔…窗户滑落轻轻滑动,窗户被轻轻推开的声音。

        唰!

        张永茂脸色煞白煞白,那窗户被推开的声音,是从他睡觉卧室传来的!而他卧室里的窗户只有一扇。

        正是那扇纱窗??!

        进来了!有东西进来了!

        “救命??!”

        砰!

        张永茂吓得亡魂大冒,脸色苍白的他,想都没想,此时已经被吓懵住的张永茂,直接打开门,夺门而逃。

        门外的走廊空荡荡,并没有一个人影。

        此前一直站在门外敲门的女人,并没有在门外走廊看到。

        “救命!”

        “救救我!”

        “有没有!求求你们有听到,救救我!”

        张永茂一边拍打一户户邻居的门,一边下楼梯,想要冲出所在的楼,人吓得已经紧张哭出来。

        可整层楼的人,就像是睡死过去了一样,没有人被吵醒,也没有人开门出来查看情况。

        张永茂冲下楼梯,拼命想要逃!想要逃!

        可很快他面色死灰的发现,原本很短的楼梯,居然怎么都跑不到尽头。

        一脸死灰的他,想到了一个词!

        阴阳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 出口商品要重视商标权保护 2019-10-19
  • 河南女教师护学生被撞身亡 4000多人参加追悼会送她最后一程 2019-10-16
  • 试想;【微生物】如果都被【转基因】给破坏得没有了,那么地球的这个【微观世界】还会有【生物】存在吗。。。?[福尔摩斯] 2019-10-03
  • 回复@海之宁:所以那时候跟着混的人很多!反正又不是自己的,搞好了也没啥好处,搞砸了也不会挨罚…… 2019-09-25
  • 北京:非京牌车要管起来 新政即将推出 2019-09-25
  • 纪检组长拒捕涉腐老板“自证龌龊” 2019-09-19
  • 国地税正式合并!一文读懂来龙去脉 2019-09-10
  • 人民网评:用法律致敬英雄烈士 2019-08-30
  • 世界杯开赛以来最大一单:外卖小哥送300瓶啤酒驰援球迷Party 2019-08-30
  • 你在人民网上公开辱骂爱因斯坦是“极度残脑”,这是不是“客观事实”? 2019-08-24
  • 中国电视剧走过60年 用百姓故事勾勒心灵画卷 2019-08-24
  • 这就是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2019-08-21
  • 在他帖子里的勤劳就是对人民的麻痹剂 2019-08-21
  • 德摄影师用镜头展现世界各地绝美风光 2019-08-16
  • 你不看文章的内容吗? 2019-08-15
  • 什么平台的游戏赚钱 合乐综合娱乐平台 中彩网开奖直播视频 福利彩票排列7走势图 湖南福彩网 z正版资料大全 老11选5历史开奖数据 360竞彩足球现场直播 3d20190171期太湖叟图字谜 彩客网彩票 游戏规则 ag平台每天赢赢了一年 云顶娱乐yd3456 体彩p3试机号今天晚上 澳洲快乐时时彩是真的吗